第 28 章(1 / 2)

少年四处张望着,一边往宫永所在的角落走,一边嘴里嘟囔着:

“啊嘞——好奇怪啊,明明约在这个餐厅里当面交易,但是怎么找不到人呢?不会是对面不愿意交易,把我放鸽子了吧,推特上的陌生人果然不可信啊。”

他叉着腰鼓起脸颊,原本困惑的表情逐渐带上了一丝气恼,看上去像是在为他口中那位未曾谋面的网友没有如约履行承诺而生气。

原地环视了一圈,就在这时,少年才仿佛第一次看见宫永,终于把视线聚集在她身上。

他绕过餐厅放在角落的装饰盆栽,非常绅士地向她微微鞠了个躬,随后在她的餐桌对面直接坐下:

“您好!我是‘蟹肉罐头赛高!’,请问您是推特上与我约好面交的卖家吗?”

宫永像是见到每一个陌生人那样,礼貌地笑了笑:

“抱歉,我不太听得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想,我应该不是你要找的卖家。”

“啊,这下可真是被人骗了,真糟糕。”

少年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看到宫永正注视着他的动作,少年随即十分自来熟地向宫永倾诉自己被骗的悲惨遭遇:

“非常抱歉失礼了。其实我是在推特上和别人约定好了,在线下见///面交易游戏王卡牌,因为那张卡牌实在是太稀有了,所以我想当面直接拿到,避免在运输过程中出现意外,比如寄丢了呀或者被邮递员送错了呀之类的。当时那位卖家很爽快地同意了,也指定了交易时间和这里作为面交地点——哈,现在还不见人影,估计要不就是对方不愿意出了,要不干脆就是在骗我吧!幸好我没有提前转账,要不然钱就追不回来了。”

叽里呱啦说完自己来这儿的原因,少年又再次看向宫永,说明自己会向她搭话的原因:

“虽说是游戏王的玩家中男性玩家比较多,但是其实也有女生的玩噢!想到这点,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向您搭话了。毕竟坐在这个餐厅里面的客人,也只有您的年龄看上去比较像是玩家。事情就是这样的,打扰到您的话非常抱歉。”

“原来是这样,你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吗?”宫永看起来兴趣满满,没有表现出对少年的口中话题有所排斥,“你穿着西装,我还以为你只是长得比较显小的社会人士。”

“嘛,我姑且算是社会人士吧,但是我的年龄真的只有十五岁噢!十、五、岁!”少年伸出两只手,左手竖起食指右手张开手掌,比划了一个“十五”的数字,“要是被您这样可爱的女孩子误认为是已经出了社会的大叔,那我今晚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估计都要懊悔到捶床吧。”

解释完自己的年龄后,他又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西装,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这个是我老板发给我的衣服——他的品位简直烂极了,那个萝莉控只有在替幼女挑选裙子的时候才稍微有点审美。但是看在这衣服是他送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地穿穿吧。”

“对了,说到衣服,小姐您怎么没有穿校服呢?今天可是上学日子啊。还是说您就住在这附近,在家里换过一套衣服才出来吃饭。”

少年的食指和拇指抵在下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宫永的穿着,眉毛也因为困惑而微微皱起。

宫永笑着摇摇头:

“不,我不在这附近上学,所以我也没穿校服。但是我住在这附近——我今天才刚搬到横滨来。”

“原来是今天才刚搬来横滨的呀!”少年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我就说我怎么没见过您,不是我自夸,其实我的记忆力相当好的噢!这附近的人基本上我都认得出来。我还在想为什么像您这样可爱的小姐我会没有印象呢?原来您是刚搬过来的啊——横滨和您原来住的地方相比怎么样?今天有去横滨的景点看看吗?如果您不知道该去哪儿的话,我有推荐的景点哟!”

非常聪明的问法。

即便是被套话的对象,宫永在心里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眼前这位少年看上去只像是一位普通的话唠,但是在两人的对话当中,宫永的节奏步调却一直被他牵着走,双方对话以一种难以察觉的方式被扭转成了少年问、宫永答的情况。

先是以认错人为由搭讪,随后又以倾诉的方式自然而然地与宫永开始对话,在确认宫永正如他所猜想的是从别的地方刚来横滨后,又继续挖掘她的其他信息。

要是直接问“你从哪里来”“你来横滨做什么”,或多或少都会显得有些唐突,但是只要巧妙地把提问的方式改变一下,就能以不同的问法得到想要的答案。

询问“原来的城市与横滨相比怎么样”,那就势必会提到之前居住的城市是哪里。询问“今天有去横滨的景点看看吗”,就能知道对方来横滨的第一时间干了什么——而这通常就是来横滨的目的。

把问题巧妙地包装一下,少年看起来就似乎只是一个对外地人感到好奇的热心横滨人。

“刚搬来横

最新小说: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女配来生崽 内卷金光咒,伏妖诸天! 如梦烟海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 让你当江湖大佬,你成了军阀? 星光下的影子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全职法师:妖魔法师 明知清扬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