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2)(1 / 2)

李斯没有正面答她,反而道:“床前明月光。”

俞也不假思索地回道:“疑是地上霜。”

“宫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碗。”

两人飞快地对了两轮暗号,在彼此眼中看见了相同的惊诧和欢欣。

俞也死死盯着他,嘴唇哆嗦着问:“能抱一下吗?”

李斯唯有点头。俞也上前两步,李斯顺势抓住她的肩膀,两人紧紧依靠、拥抱。

李斯闭上眼,后知后觉地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臂上的肌肉无法控制地痉挛个不停。他能感觉到俞也暖热的体温透过衣料传来,驱散了他身上冷冽的秋意。

他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被人抱过了。于现代稀松平常的拥抱,在这个讲究礼节的战国,却是过分亲密的逾矩之举。一个拥抱给了他片刻放肆的喘息,明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助力,却让他一直以来心中积压的痛苦得以疏散半分。

他们是来自同一个时代的人。这种他乡遇故知的天然信赖在一瞬间跨越了性别、国别、身份地位的鸿沟,足以令人暂时忽视一切差别,让他们短暂地依偎着对方松一口气。

——这世上有另一个人,知道我的秘密。

这是一把双刃剑,意味着两人拥有最坚不可摧的共同立场;同时,也握着彼此最脆弱的一根软肋。

俞也很快冷静下来,拍拍李斯的背示意他松手。李斯察觉到她的退却之意,立刻放开她。他在中止与俞也拥抱的同时、飞快地小幅度摇了摇头,把那短暂的失态从脸上和心中晃走。

俞也退开一步到李斯身旁坐下,默不作声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人。

李斯正并拢两指、弯曲指节擦拭着颊上的残泪。他穿着一身鷃蓝色曲裾深衣,束带下的腰极细,在深秋时节显得有些单薄和弱不禁风。

说起来,嬴政身体也一直不太好,到了这个季节总爱犯咳症,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等等,她惦记那家伙干什么?这天下谁不好过,秦王政都不会让他自己不好过的。

俞也把嬴政从她脑海中踹出去,继续观察眼前人。

从李斯眼尾泪痣上那一滴闪着光的残泪,不难看出他方才和她一样心神震动。然而几息之间,他已整理好情绪,将那股颤动散去,使其如清晨的露水般蒸发消弭得无影无踪。他的目光是岑寂的,就如同满山坡的鲜花中,蜂蝶和春风唯独不会眷顾的那一株野草。但他本人却并不在意,对于周遭的一切人和事,来不相知去不留。

俞也在心中掂量着和对方成为盟友的可能性,不免看他看得入神。

“看够了吗?”他忽而开口道。

俞也匆匆撇开目光,又很快看回来,问道:“我们素不相识,你如何知道我是现代人?”

李斯:“昨晚初次见面,我说了我的名字,你却说你认识我,我就猜到你是和我一样的人,所以今早特意在此等候试探你。”他整整一夜未睡,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互通身份,最终还是没忍住。

俞也回忆昨夜醉酒后的事,发现确有一段时间的失忆,料想便是在那时泄露了身份。她暗自懊悔,心想在现代时也是酒量不浅的,怎么到古代就成了一杯倒?这第一次喝醉就说漏了嘴,以后可决不能再碰酒。

俞也听他所言可信,也就打消怀疑、主动打招呼道:“我叫俞也,算是秦国人,现下来此求学。你的身份是?”

李斯对上她诚挚的目光,心中暗想:看来昨晚大雨中的事,她已尽忘了。

他便又说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察觉到俞也眼中的异样,低声自嘲道:“没错,我恐怕就是历史上那个害死韩非、逼死扶苏、立胡亥为帝、最后导致秦二世而亡的李斯。”

系统在脑内对俞也道:“杀了他。”

俞也忽略系统的命令,对李斯摇头道:“怎么能怪你。是秦自己该亡。”她这话大概触怒了系统,以至于话音刚落,心脏处就传来系统惩罚的疼痛。所幸这阵疼痛不算太厉害,俞也屏息忍耐过去。

李斯:“未来的事先不提。你刚才说来此拜师,想必是同我一样、要拜入荀况门下?”

俞也作揖道:“是。我正愁没人引荐,还好遇上你。我想请你帮忙介绍。”

李斯沉默半晌,问道:“你说你来自秦国。秦、楚最后分别是什么结局,你我皆知。你为何要舍秦而来楚?”

俞也:“我只打算来此读几年书,很快还会回秦国去。其实我本来打定主意一定不离开秦的,谁知秦国的那些官员心思个顶个的深沉狡诈。我自知斗不过他们,所以赶紧趁着自己年岁尚小、战事稍歇的时候出来学几年理论知识。放眼天下,当今在世的名师就只剩荀况一人,况且他又教出了你和韩非两个名弟子,我相信跟着他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李斯:“荀况收徒门槛很高,我没有把握一定能让你过关。不过我会尽力帮你。”

俞也松了口气。她斟酌着放缓语气道:“多谢。我

最新小说: 星光下的影子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女配来生崽 如梦烟海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明知清扬 全职法师:妖魔法师 让你当江湖大佬,你成了军阀? 内卷金光咒,伏妖诸天!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