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该死(1 / 1)

阿靡突然觉得,当时决定跟你回来,或许并不是个好主意。

“我要吃淮河畔六娘卖的马蹄糕”

“我要穿泠玉阁新上的五彩岚衣”

“我要睡黄花梨的千工拔步床”

“我要灯市上最漂亮的那盏兔子花灯”

“我要西域商人贩卖的琉璃花瓶”

“我要罔极寺里开得正好的幽兰”

少年像一只永不停歇的陀螺,风雨无阻地往返于闹市与宅院,为你带来你想要的一切。

你说什么?

竟敢质疑你有没有给钱?

拜托,你可是个妖精诶,随便变几块石头就好啦。

至于法力消失后不见的黄金,略略略,那时你早就回了天庭,谁又能拿你如何呢?

有本事上天庭来找你。

你身着轻软的寝衣,浑身犯懒地躺在柔软的床榻上,看着俊眉修目的小道士坐在榻边,十分柔顺地为你轻轻打着扇子,驱赶炎热的夏意。

“姐姐,我早晨用井水湃了些葡萄”

悦耳的蝉鸣与勃勃的绿意在窗外撞击个不停,你舔了舔指尖甜蜜的葡萄汁液,满意地喟叹出声。

是的,那天闹市相遇之后,你就把靡姓少年带回了幻化出的小院。

你给小道士留下了靠南那间正对后院的厢房,然后把少年丢进了盥洗室里刷洗起来。

毕竟,你可是只很爱干净的兔子哦。

你十分粗鲁地把热水浇在小道士头上,丝毫不顾羞窘的少年紧紧捂住□□上身的动作,强行用打了胰子的帕子擦洗起来。

咦?

洗干净之后,原先灰扑扑的小道士看起来竟是个十分俊俏的小郎君呢。

锋利的眉峰下,墨蓝的双眼被鸦黑的发丝半遮半掩,少年低垂着双眸,面颊赤红,窘迫而不安地□□着因为久未进食而干燥皲裂的唇角。

嚯,你有一种突然天降横财的惊喜感。

虽然捡的时候没报什么希望,但是有个漂亮的小奴隶随叫随到,还是十分赏心悦目的嘛。

你看着少年局促地背过身,穿上你随手买来的衣裳,柔顺的布料勾勒出他劲瘦的腰肢和修长的双腿。

唔,不错嘛,你目光灼灼地盯着愈发窘迫的少年郎。

阿靡却只感到那有若实质的目光快要把自己的衣裳燎出洞来,只能赶紧加快自己穿衣的动作,只可惜事与愿违,胸前的衣带如何都无法打紧。

该死,这是哪门子的大家闺秀?

尽管在外流浪多年,可阿靡也对所谓的大家闺秀有一些表面的认知。

不说你那身大到诡异的力气,毫不文雅的举止,就说你这空荡荡的宅院以及挥金如土的气势,与士族中文雅仕女真是一点也不搭边啊。

天哪,他太久没穿过新的衣物了,衣结究竟改怎么打来着?

直到一双雪白的柔荑伸了过来,灵巧地系上一个衣结,然后十分流畅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好瘦呀”

“要吃胖一点哦”

他看着白玉似的少女凑近自己,气若幽兰地在自己耳畔轻轻呵了口气。

“这样才能乖乖做一个小奴隶”

“小道士”

真是该死。

为何他的心脏有如幼鹿般跃动起来。

最新小说: 内卷金光咒,伏妖诸天! 全职法师:妖魔法师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 星光下的影子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如梦烟海 明知清扬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女配来生崽 让你当江湖大佬,你成了军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