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1)

混沌岩池内,赭杉军体内的魔息感应到魔源,瞬间产生剧变,在体内爆冲。

赭杉军运起真元,极力抵抗魔气侵蚀,两股势力在体内绞杀,争夺着对他意识的控制权,面上瞬间汗落如雨。

浮玉察觉到他面色不对,又见池内魔息涌动,双手运起神力,只见源源不绝的清化之力导入赭杉军的身体,与他体内魔息抗衡。

他体内魔息之强,令浮玉倍感惊讶,若非赭杉军修为高深,早已入了魔。

于是她暗自再提真元,与赭杉军形成合力,将那魔息渐渐压制了。

只是外面那魔元不除,她便一刻不得放松,否则赭杉军体内魔息立刻反扑。

偏偏她不能出手,她一出手,一翦梅便立刻能凭借魔元异动判断混沌岩池的位置。

眼下,只有靠墨尘音了。

墨尘音似有感应,当即运起极招,墨曲剑出,剑指一划流星走,三尺秋水冽光寒,剑光过处,群魔消散,嗜血伽罗化出原形,亦是不敌,一口鲜血呕出,道声:“走!”

邪光一闪,魔人消失不见,魔元亦随之消失。

一道粉红身影亦尾随而去。

墨尘音速速回到混沌岩池,只见赭杉军面色苍白,汗水未落,急忙问道:“赭杉,你无恙否?”

赭杉军道:“区区鬼影幻化的邪灵,竟与你周旋数刻,我是不是该赞叹一翦梅的幸运。”

墨尘音摇头:“咦,好友,你明知我的打算,话就不必如此说了。”

赭杉军道:“我只知晓,你自信之下发挥的十成功力,无人能挡,与魔物周旋拖战,非是我愿见。”

墨尘音道:“若非双气变数,一翦梅早已在我剑下升华。”

赭杉军道:“包括他体内蛰伏的魔?”

墨尘音颔首:“你以为呢?”

赭杉军语气平静:“若是有一天,我被体内魔源同化,你也能如此超然面对么?”

浮玉眯起眼睛:“你是在交代后事么?”

墨尘音语气决然:“我不会让那一天发生,这也是我的自信。”

闻言,赭杉军哈哈一笑,仔细一听,却又笑得不甚开怀。

墨尘音摆手:“你笑得僵,换个话题。”

赭杉军沉思片刻:“魔元降临,你有何打算?”

墨尘音与浮玉相视一眼,道:“什么也不做,等千流影取回治好你的法子平安回来再说。”

赭杉军道:“若是千流影未及回来,魔界再持魔元降临,好友你又该做何打算?”

墨尘音道:“那么,我的墨曲剑会证明,我一雪道境之仇和保护好友的决心。”

闻言,赭杉军沉默片刻:“你有更重要的责任。”

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墨尘音放弃他吗?浮玉冷冷抬眸,赭杉军避开了她的视线。

墨尘音道:“有更重要责任的是你,我的责任,只有你。”

赭杉军垂眸:“我不愿好友单打独斗,却帮不上任何忙,反而成拖累。”

墨尘音看向浮玉:“我并不是单打独斗,只要有一人在对抗魔界,我就不是一个人。赭杉,这是我自私的决定,也是为世人留下的后路,这点,你必须服从我。”

赭杉军一声叹息,墨尘音道:“在千流影未回之前,你先好好待在此地,我要先会望天古舍,再会。”

浮玉亦不做停留,同墨尘音一起出了混沌岩池。

出了混沌岩池,墨尘音仰天一叹:“浮玉,我很担心。”

浮玉道:“你是担心赭杉军放弃,还是担心千流影?”

墨尘音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同一个问题。”

浮玉语气依然平静:“我相信千流影,也相信赭杉军。”

墨尘音看她,她始终都是平静如水的样子,却又让你感觉,坚定的本质,应该是平静,因为笃定,所以心如止水。

他一笑:“你又给了我强有力的信心。”

浮玉点头:“你不要总是把压力一个人扛。”

墨尘音道:“当然,现在有你来分担我的压力了,毕竟我们是有关系的人。”

浮玉淡声:“你知道就好,你先回望天古舍,我要去找非恩。”

墨尘音叫住了她:“如果如你所想,你会怎么做?”

浮玉回头看他:“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不必强留。”

说罢,便转身离去了。

墨尘音看她的背影,月光清寒,她的背影决绝得令人心惊。

最新小说: 在种田文里经营担担面小吃摊暴富日常 与反派抗争那些年 惹婵 你好,借个校服 我在古代发家致富(种田) 今天又开哪个宠物盲盒?[八零] [直播]我靠猫猫发卡实现暴富 穿书女配在九零搞房产 我竟被人分尸啦 氪金太多,游戏把民政局都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