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1 / 3)

事实证明,她还是心软了一些。

不想让他掉那么丢人的马,才把便利贴夹到了封皮里面,可这人压根没看。

三班教室在二楼,向窗外看,能看到种植在操场外围一整排桂花树的树顶。九月将近,金桂开始开花,引得一阵飞虫前来采蜜。

吴永乐下午还说这个教室窗外的景象挺好看,这么一会儿,就深刻感觉到自己那想法有多浅薄。

好看都是人说的。

此刻,窗户开着,纱帘挡着,可就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只蜜蜂,安安静静在窗台上爬行。

仔细一看,大概,是她刚刚放过蛋糕的地方。

近在咫尺的小蜜蜂,身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见,吴永乐眼神也没了先前的淡漠,几眼就多出一丝胆怯来。

她生的冷漠疏离,有特色,但不偏男相,只能说是女孩中好看且帅气的长相。眼皮薄,唇也薄,鼻梁很高,往常淡漠的时候总有几分贵气。

见她一眼,就给人一种感觉,她什么都不会害怕。

这是朱亮对于吴永乐的第一印象。

再加上吴永乐当时确实拿了一根家伙,身侧又没有旁人,他更没有怀疑什么。回到家里的时候也想过,会不会是自己耳朵不好使,没有听见人已经走了,误会了这个女生,毕竟她是个女生。

不过再找到她确定一下这样的事太过艰难,不是浮躁的当代男高干得来的。

他也就没多在意。

做了半个自习的心理建设,朱亮拿着从锅盖男那得来的绘本,猫着腰从小路绕道后排。

彼时,吴永乐正在和一只小蜜蜂斗智斗勇。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她单方面被虐。

吴永乐翻出了抽屉里的所有书,摆到书桌一角,又整个人往右挪了挪。

忽视张雄诧异的神色,她全身心都在期冀这只小东西怎么来的怎么消失。

结果片刻后,它爬到了自己刚刚摞好的书堆上。

翅膀虚虚张了张,又收了回去。安静地像出嫁的新娘子。

吴永乐甚至感觉到它在盯着她看。

坚持了一秒钟。

她迅速起身,一连退后了很多步。

吴永乐原本都以为,可能她马上要承受班里的注目礼。

结果并不然。

后排一个人突然站起,并没有影响到教室里的整体氛围。只有讲台护法之一,刚刚出过一通洋相的锅盖哥直起身回头看了一眼。

吴永乐和他对上了视线。就一眼,他的关注马上放到了自己的右手边——

正在赶作业的,原钦野,身上。

看来这个自习确实很有含金量。

据传七中自从招到了几个特级教师,三年时间教学制度大改,本科率飙升,甚至还多出了一个别的学校根本不敢拿来当门面的数据,叫清北率。

别人家学校清北按人头数算,咱家按比率算,数字长相还那么漂亮。

这一骚操作让七中挤掉往常称霸全市的附中和一中,一跃成了湘江学校的顶流。

学生有这样的学习专注度,也真是不枉这黑马中学之名。

“张雄,换个位。”

她这同桌正处于奋笔疾书的兴奋期,和前面正在学习的同学们不同,他在抄作业,脑细胞活跃度淡,任何事都得给这件“主业”让路,现在正处于对于外界指令自动服从的阶段。

吴永乐话音刚落,他单手拎着一沓卷子,抬起屁股横向平移,话都没多说一句。她那桌子干净整洁,正好方便发挥。

吴永乐顿时都不知道该不该提醒这人小心蜜蜂。

她在中间的位置坐下来,紧接着身后就有东西在顶她。

回头一看,是朱亮。

吴永乐:“?你从哪冒出来的?”

朱亮呲个大牙笑,“臣恭候多时了。”

呵呵,好笑吗?

好笑个der。

“朱同学的眼睛终于能看见啦,”吴永乐不急不缓,“做甚呐?”

她双手手臂还在桌子上叠着,一幅乖学生的模样,只侧了个头朝右后方,看向蹲在她与左三这位尚且不知名的同桌中间的男生。

朱亮这个人长得是真白净。

在黑暗处也不显得黯淡。吴永乐多瞅了一眼,视线不由得放在自己露了半截的小臂上,和那张白脸对比着看。

幸好,没输给他。

“嘿。别生气,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朱亮递上了他新得的绘本,显然是真喜欢,表情像割他肉似的惨烈,直接塞到张雄的桌兜里,“这个给你。”

吴永乐还真的也想要。

这绘本是一位漫画界新秀出的,据说漫画一经出世,迅速席卷网络,原创故事诙谐有趣,人物形象也滑稽自然。没有线稿,只有涂鸦,却能不失可爱,也不乏美感

最新小说: 星光下的影子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 如梦烟海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我是谁?究极无敌琪亚娜! 全职法师:妖魔法师 内卷金光咒,伏妖诸天! 气运男主要绝嗣,好孕女配来生崽 明知清扬 让你当江湖大佬,你成了军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