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局(1 / 3)

空虚, 强烈的空虚。

青木优抱着被子望向天花板,觉得她这么多年以来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么空虚过。

她扯了一下手边的银色长发, 欲哭无泪地控诉道:“如果我之后养成了坏习惯的话都要怪你——唔。”

身旁的人侧过身亲吻她, 青木优习惯性地抬头回应,又在下一秒意识到他已经不是她过去的【恋人】了。

她“生气”地开始咬他,在咬出血后就一下子用力地把他推开。

呜呜——

黄昏, 对不起。

她以前总觉得对方警告过她的,间谍的“色/诱”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但是现在嘛……

好可怕。

青木优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真是太过分了。”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哭出声来,“我从10岁起就没有违背过任何规则, 今天是第一次。”

听她在这里仿佛神游般一直冒着傻话, 黑泽阵的手糊到她的头上就开始揉。

“你不要摸我!”青木优用脑袋去顶他的手掌,“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必须要正视起来!”

看她拒绝, 黑泽阵倒也没在意。

他起身换上居家的衣服,像哄小孩一样说:“抱着你的规矩自己玩去。”

青木优立刻把枕头朝他扔过去,他一把接住后,另一只手还能顺便将被子拉上去蒙住她的头。

“喂, 很过分!”青木优把被子扯下来朝他的背影喊道。

大佬这次理都不理她直接就走了。

完全不反思自己的行为。

而且还不听人说话。

青木优觉得这一局里的黑泽阵真的出奇地恶劣。

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这样, 只是上一周目被【丘比特】的“爱之箭”影响了才有所改变?

呜……她又开始想念过去的大佬了。

黑泽阵当初对她多好啊,要星星不给月亮,而且除了最后追击波本的那次“超速”外, 在外面从来都会配合她行动。

更不用说当初在【新手村】时, 他第一天就答应和她恋爱了。

这一局的大佬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无名无份地和她乱搞很有意思吗?

青木优躺在床上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 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和对方好好沟通一下。

她收拾了一下起身, 在走到客厅时闻到了一点食物的香气。

大佬一个人坐着吃早饭, 也没有准备她的那一份。

看到这个场景, 青木优反而松了口气。

毕竟她现在是要和他去谈判的, 大佬对她太好的话,她还必须要礼尚往来。

青木优几步走过去,坐到了他的面前:“不能就这样下去,我——”

她刚一开口,大佬就抬手叉了个丸子塞到她嘴巴里。

青木优下意识地咽下去,被骤然打断了话语后有点发懵。

“还要吗?”黑泽阵面无表情地问道。

“不要!”青木优回过神来,继续控诉道:“你不要打断我,我们不是恋爱关系,所以现在——”

完全不听她的话,黑泽阵把手上的叉子放下,在盘中发出一声脆响。

“多余的话就省省吧。”他的语调依旧冷淡,“你管不了我。”

……

青木优觉得“愤怒”真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情绪。

每次当她一陷入“愤怒”时,生活就会蓦然进入无序的状态。

无人的傍晚,青木优一个人呆在靶场,用赫卡忒反复练习着她的【狙击】技巧。

最近她实在是有点烦躁,便将【课程】安排得异常的拥挤,并且全都只用来挂机练习【狙击】。

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倒是让【狙击】升到了lv.8,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光靠堆经验她不能再在这个技巧上更近一步了。

正当她将护目镜取下时,身后传来了靠近的脚步声。

青木优回过头,黑泽阵正从门外走向她所在的位置。

他撇了一眼她手上的赫卡忒道:“枪不错。”

要你说……

青木优把漆黑的枪体抱起来,轻轻摸了摸。

这枪花了她11000点游戏币呢。

而且在付完钱后,剩下100点还需要用来购买背景介入。

虽然游戏倒的确很合理地把她赫卡忒安排成了这局里父母留给她的遗物,但整个过程真的一点多余的游戏币都没能让她留下,全都被系统安排得明明白白。

青木优有些为难地想到,如果这局她的主线任务做不好的话,可能下一局就没什么游戏币来做准备了。

她的【养成期】即将结束,但是现在却还对“拐弯的子弹”一点头绪都没有。

最新小说: 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 快穿之位面养成记2 李辰安 万物侵蚀 娱乐王朝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从行星总督开始 道影 这个文字冒险游戏绝对有毒 地球过河卒